黄花闺女

我相信民主、自由和平等。
总有一天会实现。
“You may say that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 I hope someday you'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be as one ."

Wednesday, 11 May 2011

想起

这几天路过许多似乎快要忘了的地方。

傍晚抵达关丹市区的时候遇上塞车,马上就想到第二条通往海边的路。
穿过小小的交通圈,迎面而来的是山上的豪宅别墅,
不再是过去绿意盎然的树林。
豪宅虽美,可是却不及青葱的树林。

“你看,这是州务大臣的家。”
“我朋友就住在后面,跟他们做邻居。”
可是我却没有告诉你,
那朋友,在他十八岁那年不幸离开了人世。
......

这海边,用碧海蓝天形容,依旧贴切。
沙滩聚集一群对稀土常焦虑不安的人们。
这一场抗争,在平静的关丹,
就如同黄昏的海水,掀起阵阵涟漪。

遇见中六的化学补习老师。
许多化学学术名词,虽然熟悉,可是又忘了。
今日不学无术,对老师实在愧疚。

每个人擅长的领域不同,唯有各司其职了。
......

做完访问后,需要复印文件。
马上想到中学常光顾的,效率佳、价格便宜的复印店。
结果,没开,于是又立刻想起下一个文具店。
果然还是老马识途。

以前,妈妈总是怨为什么要买那么多文件夹、簿子、笔记本、
为什么按笔、橡皮檫、尺买了又买、不见了再不见……
但是,她还是会载我去文具店“进货”。
......

往格宾出发,中间约了人在巴洛会合。
等候的油站对面是一间小学,
那是中三帮文具店打工时,进去贩卖课本的学校。
以前觉得这里是很远很远的地方,结果昨天一下就到了。
朋友问我,需要多久才能到,
我竟然把三十多分钟的车程说成一小时。

长大了,离开家,生活在大城市,测量标准也变得不一样了。

回家的路上,经过Air Putih,想起中六曾经上过生物的补习课。
补习似乎是回忆的一部分,哈。
后来老师去了进修,补习班也停了。
结果生物最后靠自修,还是过了关。(沾沾自喜)
看嘛……补习有些时候是因为kian su心态。
......

想给自己一些时间重新发掘,
这我认识了23年,熟悉又陌生的朋友。

Share/Bookmark

Tuesday, 3 May 2011

写在劳动节后

在半暖半冷的天气中醒来,
呼~感觉真好。
赖在床上,转身,看见窗前挂着我们说好要保护着的布条。
梦里不知身是客,原来还在学运家,
昨晚报纸,看着、看着,就昏睡了过去。

太累是拜警察所赐,不过有部分是通宵玩游戏所致。
所以去集会的前一天,请养足精神,
不过没有也没关系,
因为警方的粗暴行为,一下子能够让你精神抖擞。

...
同一天,台湾五千人顺利完成“五一劳工反剥削大示威”
提出反贪诉求、缩短贫富差距、救助经济弱势。
澳门有千人大游行,教师抗议公立与私立大学待遇有别;
印尼雅加达也有数千人要求退休与医药保障。
讽刺的是,正当香港劳庆祝去年7月17日通过的“最低工资条例”时,
同样要求“最低薪金”的马来西亚劳工,却受到警方暴力对待。
在警方多番骚扰下,我们坚持完成宣读今年的劳动节宣言,
尽管许多战友被逮捕,我们依然用理智战胜了警方的野蛮行为
...

鞋子湿了,干脆就脱了。
身边的人,几乎都被淋得湿漉漉的,可是情绪依旧高亢。
雨越下越凶,我站在一把漏水的雨伞下,于事无补了。
雨一直下,我们就这样一直守候在警局外。
跟着人群一起呐喊、高歌,直到所有人全被释放为止。

雨虽然大,可是却浇不息我们的怒火。
...

错过了两年,这是我的第一个五一劳动节集会。
却不是第一次去集会,不是第一次遇上警察动粗,
但,我的愤怒依旧。


誓死要保护的布条。


我们静坐抗议。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