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闺女

我相信民主、自由和平等。
总有一天会实现。
“You may say that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 I hope someday you'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be as one ."

Tuesday, 5 January 2010

廖化让我一夜长大……?

我说自己是蜀中无大将,廖化做先锋。
你却告诉我其实并不然。
我上网查了个资料。
“蜀国快灭亡之时,那时廖化已有70余岁了.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蜀国后期人才凋零,沦落到国破家亡之时,只能把一个已经70多岁的老头派上前 线.,并没有指是因为廖化才干不够,只是因为实在没有什么人才,才把他派上去做先锋的意思.其实,廖化是个很厉害的武将。……他年登七十还能做蜀国的先锋.证明他确实是个很厉害的将军。”

我只能感谢一切的鼓励,虽然总觉得自己有时还是会一窍不通。

用msn聊天,却也能因为一时的感触而对着电脑荧幕流泪。
我不是因为伤感,只是感觉有点唏嘘。
那些曾经认为是典范的人们,转个身很快的就形同陌路了。
我狠不下心,如果情况需要我想……
我必须在适当的时候放弃挽留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人们。

是谁让我相信,是谁又让我放弃相信的……?

我必须在此时此刻给予留下来的人更多的鼓励,甚过去理会无风不起浪的人。
如果连原因都令人抓摸不了,只感乏力解决。
当初是谁离开,是谁不同意谁的离开……
矛盾的我……
抓摸不到的是你……还是我……?

还没准备好,可是他们都说很多东西是连准备都来不及的。
沉着气迎战,我说我有点镇定,镇定中带点慌。
然后你告诉我这是一个学习过程。
所以我胆粗粗地去了,结果最近一直过得战战兢兢,日子更是过得有惊无险。

那一晚以后,豁出去的心理不懂从哪来。
与其说我一夜长大,不如说我自己在过去的一年里经历了太多。
人事的变化,混乱得有时候让人心如止水。

曾经的动摇到确信,我希望我能一直坚持下去。

Share/Bookmark

偶然的行程

本来想用“战战兢兢”来形容我这次的行程,可是我觉得我
并没有很担心,只是
在出发前我会一直念着:我还没有准备好……要死了……惨了……,可是最后还是带着每次临时抱佛脚就会出现的镇定,高唱戴佩妮的《一个人的行李》。
在起飞前的一天,才告知我最亲爱的舅舅,结果被念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
后来我因为他说如果我是男的话就不用担心云云的话,又跟他辩论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
妈妈那里被我含糊带过,只告诉他有认识的人一起去,可是事实上是不同的班机,今天下机打电话给她,她才搞懂我是自己单独往返,虽然我总是先斩后奏,可是我总是会因为她那一句:好好照顾自己,而被感动。

这几天的对话和交流,除了用获益良多,也别无其他形容词可言。
接触了泰国、尼泊尔、缅甸以及菲律宾的朋友,从他们身上感受到强烈的热诚,多少也激励了自己。
相比起缅甸和菲律宾人民长期处在被压迫的情况,泰国政治的不稳定,我们的国家似乎安逸了一点。
可是事实上却不是,只是学生对民主和人权的认知似乎太少了。
教育私营化,大学生失业一再地被讨论是整个对话会上最关注的事。这些趋势一点都不假,今天上网就看到了<大学毕业生失业率狂飙>的新闻.
“也许你可以选择忽略,可是难保你不会遭殃 .”这句话我想对那些还搞不懂状况的大学生们说,可是每次说了以后我都觉得自己自以为是。

我得到了许多课题的分析,我从讨论中获知其他国家的状况,只是我想我的“伟论”到此就好,其余的留给报告好了。

我只是想说:我喜欢我这次的决定。^^

Share/Bookmark

后遗症

Thursday, 17 December 2009 at 02:26
房间有点热,如果是关丹的家,也许现在还下着雨,冷冷的
空气也许比较容易让人入眠。
现在的关丹也可能是雨季刚过,空气还残留着一股寒意。
我不懂……我已很久没有在雨季里度过我的假期了。
刚从曼谷回来,身体似乎调适不来。
不是那里的天气与这里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只是过去的几天里都在冷气房入眠。
我不太喜欢整夜的冷气伴我入睡,就算是最热月份里,我总是会在处在半梦与半醒之间,起身把空调关掉。
我不喜欢那种早上起来鼻子塞着的感觉,庆幸能安然度过第一天的我,却不幸低在第二天被感冒袭击。
喉咙开始疼痛,虽然我很努力地喝水,可是我最终还是抵挡不住摆在我眼前的美食。
喉咙疼,可是我依然对辛辣的食物欲罢不能。
咳嗽,我却无法阻止我自己品尝期待已久的芒果糯米饭,里头冰冷的芒果雪糕足让人自掘坟墓。
冰啤酒,鸡尾酒……煎炸爆炒的食物几乎都被我抱着将计就计地心态给解决了,结果过去的两个夜里我是抱着炙热的身体入眠的。
声音从沙哑变成了性感,打从早上开始就喷嚏就一直打个不停,原本以为临走前吃的那碗超辣的泰式粿条汤能够帮我通通鼻,不过我想它只会让我的病情加重。
也许一切都会变好,如果我现在可以立刻入眠。

Share/Bookmark

迷糊日记

滑鼠一点,机票定了。
确定要去了,可是我还没准备好。
要带什么,不能带什么,去哪里换钱,几时换……第一次要
出国的人应有的态度,我却没有。因为原本要去泰国的那次已经被交代过了一轮。
可是我好像还是似懂非懂地,今晚可以想好问题问莱恩吗……不懂,因为疲倦已经在袭击我,我只想快点去睡觉。我知道还有许多等着我去完成的事,想找个人来监督我。
今天终于回到沙登了,可是却想念起那老是被我批得一文不值的学运家。
搬去的第一个晚上发现原来还有很多人一起入住学运家,仿佛一个小型的internship。
有好久不见的,也有刚刚认识的,结果都挤在客厅,像咸鱼似的并排而睡。
每天早上起来,都是冷冰冰的感觉,最近这里的夜晚总是在下雨。
早上的开门,关门声,脚步声,说话声总是刺耳。总是在半睡和半醒间心里催促他们加快出门的速度。
记得有一夜,我把自己摆在了靠近门口的位置,冷冷地风从门口吹来,几乎要冻僵之际大门被关了,风扇也被调小了,心里满是感激。
现在的我暂时不喜欢那种一回家没有人的感觉,我开始想念玛丽安了。
星期日的SUARAM 20 周年庆好好玩,完毕后继摊mamak档。
可是学运的20年会在晚宴,还是mamak档过的呢?

虽然每天要走一段路才能回家看似很疲惫,可是喜欢运用走路的时间想东西。
这次的假期我想好了,是要沉淀自己。去实习不是想学什么的东西,只是不想太放任自己,虽然我一直跟别人说我失去了美好的假期。
美好的事,就是想做就去做。
所以,想睡就去睡,先把未完成的资料搜寻搁一边,明天早起继续做。

Share/Bookmark

Monday, 4 January 2010

哦……尊严

虽然我很讨厌那些老爱挤在门口、不愿往车厢里面移动的人
群,
我曾经因为这些人的自私,而错过一趟又一趟地火车,
也曾经因为为了赶上巴士,而破财挡灾。
明明一块钱就能到达的地方,我却要付出10倍的代价
可是像我这样没有“尊严”的人,怨得太多也觉得于事无补
因为我们还有无数个等待巴士、挤KTM的日子。
今天能够不用太多的时间等待,没有太多的延迟班次,
我觉得是侥幸!
像我这样用心搭车的人,我希望我们女生有自己的车厢,
在这里拥挤既然无法根治,保护至少不要忽略。
回金丹阁的路上,感受别人的尊严。
咻一下,我吃了感动面。
咻一下,我去了涉及军火交易的银行。
咻咻咻~我在全马第二大的新村穿梭着。
车子停下,临时去了理发店,
理发师说我适合直发。
我以为是脸型问题,结果答案竟是:
看你披头散发的样子,还是直发符合你的个性,容易打理。
我下定决心把尊严搁一边,先弄直头发去

Share/Bookmark

妈妈的问题

妈妈问:几时回家?
我说:如果可以的话,圣诞节回家。

妈妈说:毕业后,回来关丹做工吧,可以陪我。
我说:关丹好像没什么发展。

妈妈说:我看以后要搬去吉隆坡噜……
我答:关丹比较适合你,朋友比较多。

妈妈又问:你以后一定要做记者咩……

这一次我没有回答,因为我也不懂。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