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闺女

我相信民主、自由和平等。
总有一天会实现。
“You may say that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 I hope someday you'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be as one ."

Sunday, 24 April 2011

一场电影分享会·一段未曾想过的际遇

认识张吉安是中学的事了。

以前每个星期四(如果没有记错),从补习回家的路上,总会听到他的
《安全考古地带》。
原本只在车上听个十分钟,后来越听越有趣。
尔后,回到房间就会把收音机频率调到我不常听的电台。
我算是节目早期的听众吧,哈。

就这样对独立电影有点了解,也开始认识Yasmin Ahmad、何宇恒、蔡明亮等导演。
至今虽然对电影依旧一知半解,但是却打开了我对不同类别电影的接受程度

由于关丹没有什么管道,以前也没有网络电视,所以很多吉安介绍的电影也只能听了就算。
以前,很向往有一天能去一场吉安办的电影分享会。
后来,来到吉隆坡念书,就没有再听他的节目了。
出席的电影分享会不计其数,
身边也多了许多爱电影的人,不时给我介绍电影,
所以没有很执着要去吉安的电影分享会。
......

原来,会加入前进阵线,其实和电影分享会有关。

当年因为博营主席团介绍,去了前进办的Sepet电影分享会。
虽然早看过Sepet,但是听到“电影分享会”很兴奋,所以就去了,
结果就发展成现在的际遇。

刚刚去了【安全考古地带】6周年:爱无界电影放映会。

六年后,我,“终于”去了吉安办的电影分享会。


因为佳俊的误导,我错过了《茉莉人生》,不过后来发现PPS可以看。=)


嗯……不是很喜欢,像联合国的宣传片多一点,尤其是最后关于“微型贷款”的部分。


不错,可以看到伊朗女性被歧视,伊朗以与伊拉克的问题。据说这是8部向莫扎特致敬的其中一部作品,这8部作品包括蔡明亮的《黑眼圈》。


已故日本导演黑泽明的最后一部电影,批评污染、核能、阶级和人权等课题。
本来以为会看不懂,可是看了后发现信息很清晰。

Share/Bookmark

Sunday, 17 April 2011

告白

慧扬的福,重温以前在《风云时报》的实习日记
以前总是战战兢兢,第一个采访竟让我成了泪人。
虽然罪魁祸首忘记了,可是我永远记得这难忘的经历。
现在的我总算对采访的工作应付自如,人谁无过(过去的“过”),哈。

媒体对我来说,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工作,
虽然至今我还是会对翻译工作抓狂,
可是不当记者的生活,常让我陷入一种缺乏资讯的恐慌。
对我而言,除了媒体扮演监督角色,更负起了树立社会价值观的责任。

曾经写道:“参加了学运实习计划,更确定了我在这领域发展的决心。”
看看今天,回望过去,事实的确如此。
之所以热爱,因为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

不过我想若没有学运和前进,我想我还在发着我的记者梦,
或许毕业后我只不过是一个“记录员”。
学运和前进让我这只看主流媒体的人,通过不同的管道重新认识这个国家和社会;
让我从当权者的粉饰太平中,看到无数的百孔千苍;
让我走出安逸的生活环境,接触这个社会的边缘人。

话虽如此,但是我已经有所决定。
我会暂时舍弃这个一直很热爱的工作,去做些我同样热爱的事。
决定了,就不会后悔。

路,还要自己决定怎样走。

Share/Bookmark

Saturday, 16 April 2011

被消磨掉的热情

昨天在记者会上,遇到一个在实习期间认识的记者朋友。
那时她刚入行,我是实习生,两个初生之犊碰到的时候,我们总会互相帮忙。
总是胆怯怯的我欣赏她那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态度。
后来实习结束了,就不再碰到她。

直到昨天,我们又再重遇,我们相见如故。
很久没有出去采访的我,心里还是会紧张。
坐在她的旁边,她跟别的记者聊天,泰然自若。
听到她抱怨为什么主任要派他来这么无聊、废才透顶的记者会……
我在心里愣了一下,至少我还蛮想知道记者会的主角想说什么。

记者会结束后,我们核对了内容。
她说她整个记者会在恍神,所以没有注意主角在讲什么。
核对完后,又听到她一旁祈祷主任不要让她写那么多。
我知道不能用网络媒体的作业方式与报馆相比,可是我相信环境会改变一个人。
当记者对许多人来说只是一份工作的时候,有多少人在日复一日繁重的工作量中还坚持对媒体热情,甚至坚守媒体的职责。
我宁愿相信今天的她累了,也不愿意相信她变了。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