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闺女

我相信民主、自由和平等。
总有一天会实现。
“You may say that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 I hope someday you'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be as one ."

Saturday, 1 October 2011

写给巡回入学讲座的分享

我是一名传播系的学生,主修新闻系。

这是我梦寐以求的科系,然而第一年后,我对它的期待却大大地削减。我开始觉得在课堂上所教的事,远不及我在课堂以外所体验到的事,我想这与我参与的活动性质息息相关吧。在进大学前,我曾经告诉自己要过一个不一样的大学生活,于是在迎新周后,我开始找寻可以让自己“落脚”的地方。大学的社团、活动多姿多彩,让人眼花缭乱。我在一次的电影分享会中,认识了前进阵线,再加入学运。这样一待,三年就过去了,这些日子体验的一切,不但打开了我的视野,也重新建立了我对这个社会的价值观。

虽然是“新闻系”,可是课堂上所教的,却不能满足我心中对这个社会的疑问。主修课的教授和讲师着重理论和技术的培训,鲜少讨论社会、政治课题,于是上课对我来说是一件沉闷的事,因为不管社会上再怎么发生大事件,课堂上总是风平浪静。真正每天看新闻同学少之又少,想要找个讨论课题的对象也就更困难了。参与前进阵线后,仿佛为我的问题找到了出口。

想法上的改变,不是一蹴而就的,我想今天我对人权、自由与平等的概念的坚持,是源自于大学时期一次又一次的社会参与,让我亲眼见识到社会的不公平、国家百孔千疮的一面,这对以前只看主流媒体长大的我来说是一种震撼。我开始意识到政党不但控制媒体,媒体更乐于助纣为虐、粉饰太平,新闻自由与读者的知情权严重被侵蚀,如果我们不走出来,直接参与社会,就永远没有机会触碰这些所谓“敏感”的课题 。

现在大学生只活在自己安逸的国度里,填鸭式的教育,培育出对一批缺乏独立思考,人云亦云的大学生。我们每天念书的地方,存在着许多让人不可理喻的条规,例如不能穿短裤上巴士或是在校园走动、必须“悬挂”学生证出入学生事务处(注意哦,一定要挂着,仅出示是不行的,因为校方明文规定“挂着”才代表服装整齐),但是大家还是选择屈服在权威底下。由于大家都选择视之不见,以致侵犯大学生人权与自由《大专法令》,可以继续在校园横行霸道,被校方用来对付“不听话”的学生。

在大学的三年里,我选择成为“不听话”的一份子。在校园,我体会到选举制度的弊端、我支持废除《大专法令》;在校外,我选择和弱势群体站在一起,捍卫城市拓荒者的权益、跟劳动阶级一起争取最低薪金制,对于滥权与舞弊严加批判,以求不做一个憨厚无知的大学生。

在策划活动、忙功课中,大学生活匆匆就过去了,然而在这个所获得的友情,对我来说实在难能可贵。我拥有一群相互扶持的活动伙伴,同时也找到几个知心屋友兼知己。大学二年级开始,亦然搬出学校,与系友兼辩论组的伙伴住在一起。我们常把组织活动摆在第一位,常常熬夜筹备活动也在所不惜,可是上课、做功课对我们来说是一件苦差,但是参与活动,让我学会自我成长,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充实。

今年五月,在我完成了最后一张试卷后,三年的大学生涯,就宣告结束了。人生就是在不断地摸索与成长,而大学只不过是我们其中一个停泊站,而我在这里找到了我现在和以后会一直坚持的信念。即将进入大学生的你,希望你找到你想要的的,更重要的是,请不要停止关心这个社会。

文:黄翠妮 博大新闻系

Share/Bookmark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