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闺女

我相信民主、自由和平等。
总有一天会实现。
“You may say that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 I hope someday you'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be as one ."

Saturday, 7 November 2009

实习日记20之终于

经过了6个小时的折腾,
终于回到了学运家。
经过了一个月懵懵懂懂的日子。
终于又到了实习的最后一个星期。

旋风式地回家,感觉非常珍惜。
只在电话听到介莹和枫雯的声音,
为了校刊草草和捷翰和ah Boy见了面,
与好久没联络的同窗联络上了,只怕人家说我无事不登三宝
殿。
本来这个星期,我应该是在家摇脚的。
虽然还是决定extend了,可是开始有点后悔了,尤其是回了家以后。

昨天,临下车前都还有讲不完的东西,可是时间到了,还是得走了。
带着妈妈给我买的土产回去,
终于明白为什么老女人的房间总堆积着那么多家里给的食物了。
终于懂得那种不舍得吃掉的心情。
忍者眼泪,我在old town不能在大庭广众下流泪。
感谢林维新的搭救,我可以不用滞留在old town.
哈哈,今天又有建侑的糖水喝了,开心^^

自从那天被人家问是不是怡保人后,开始觉得自己的言语越来越不关丹。
最近讲话,多了很多的“狗”,很多的“鸟”
它们可以是形容词,可以是介词,也可以是名词。
一只“狗”,是名词;那个人很“狗”是形容词;我现在很“狗”穷是介词。
一只“鸟”,是名词;给人“鸟”是动词;做么你这样子,鸟~是叹词。
啊~最近活在污染的环境里,容易被荼毒啊~

明天的办公室应该会恢复原状了,
屹强“伯七”了酱久,应该让他回复正常。

Share/Bookmark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