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闺女

我相信民主、自由和平等。
总有一天会实现。
“You may say that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 I hope someday you'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be as one ."

Saturday, 7 November 2009

记双溪毛诺麻风病院•希望你能一览。

去了双溪毛诺麻风病院纪录片放映会。
曾经在博营的时候曾经到过这个地方。
可是这一次的感触又深了一点。

双溪毛诺麻风病院是一个自治区。
住在里面的院民,就犹如一个社会。
里面的设备齐全,规划完善,
有医院,有监狱,有警察局,有学校,有幼儿园……
每个人都有角色担当,
听院民叙述,会几个英文字的就当文书,护士。

走进双溪毛诺的病人,就好像走进了一条不归路。
过去人们对麻疯病人是非常畏惧的,
可是在现在的文明社会,这种观念还是没有被撇除。
许多麻疯病人的家属都对他们十分避忌,
埋葬在这里的墓碑都没有刻上家属的名字。
记得,在中学的时候从老师那里听说过麻疯病院,
我恨,那位老师不负责任的言语。

这里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住在里面的院民,都走过了超过了半个世纪的岁月。
因为当时麻疯病院是非常有名的地方,
有些院民很小的时候就飘洋过海,来到这个希望之谷。
里面住着来自不同地方,不同文化背景的院民。
据说,里面的乡音是非常纯的。
这里的建筑物具有历史的价值。
可是2007年的8月13日 ,东院的监狱被拆除。
“抢救希望之谷支持小组”,却阻止不了东院被拆的命运。

院民其实十分的卑微,他们觉得政府长期免费提供膳食,医疗。
对于东院被拆他们十分地认命,他们觉得不应该与长期援助他们的政府搞对抗。
其实他们才是真正被敬仰的一群。
在进入疗养院,他们成了人体试验品,让研究院试验新药物,做研究。
就因为有这一群院民,麻疯病才能成为这个年代的历史名词
我恨那些不懂得感恩的政府、发展商,你们都把同理心遗留在哪里了?

从全盛期的3000多人,到今天的200多人,
趁着这些200多人还在的时候,
当麻疯病院还未被逐步被拆除前,
(麻疯病院的土地现在归卫生部所有,除了东院,其他范围也有了发展蓝图,目前还存在被发展的危机)
鱼狗小组成立了,主要是为院民做口述记录,
鱼狗现在征收义务人员,鼓励大家加入,一起去记载这一段历史。

“鱼狗”是一种鸟,
听说它们常停留在Sg.Buloh上,
住在这里的院民,都希望自己能像鱼狗一样,
有一天能够飞向外面的世界……

Written about 5 months ago · ·

Share/Bookmark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