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闺女

我相信民主、自由和平等。
总有一天会实现。
“You may say that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 I hope someday you'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be as one ."

Saturday, 7 November 2009

我可以做什么?


安德烈:

我知道中国妇女在极不人道的工作环境里为耐吉(Nike
)做苦工,但我不会因而不买耐吉运动鞋。
我知道麦当劳为了生产牛肉而破坏了南美洲的原始森林,而他们的老板口袋塞满了钱,但我不会因而不吃麦当劳。
我知道非洲很多孩子死于营养不良,但我不会因此勉强自己把每一盘子的食物舔完,换句话说,我发现我自己是百分百的混蛋。
我是一个“日子过得太好”的年轻人,狠狠打我几记耳光也不为过,但至少我清楚看见自己的生存状态,而且至少我不以我的生存状态为荣。

龙应台:
……我不能给那个瞎了眼的老妈妈任何东西,因为那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哪我能做什么?
我写文章,希望人们认识到这是一个不合理的社会结构。
我演讲,鼓励年轻人把追求公平正义作为改造社会的首要任务。
我在自己的生活里拒绝奢华,崇尚简单,以便对得起那千千万万被迫处于贫穷的人。但我不会加入什么扶贫机构,或者为此去竞选市长或总统,因为我的道德承受也有一定的限度。我也懦弱,很自私。

……我在生活层面进行消极道德——不浪费 , 不奢侈,但有些事情我选择积极。譬如,对于一个说谎的政府的批判,对于一个愚蠢的决策的抗议,对于权力诱惑的不妥协,对于群众压力的不退让,对于一个专制暴政的长期对抗……都是道德的积极行使。

摘自《亲爱的安德烈》

Share/Bookmark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