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闺女

我相信民主、自由和平等。
总有一天会实现。
“You may say that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 I hope someday you'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be as one ."

Saturday, 7 November 2009

立场「中立」? 文:欧阳文风


很多人喜欢说自己「立场中立」,以为中立等于客观、不偏
颇、与公平。「中立」不一定是坏事,只是殊不知很多时候这种说词是害怕得罪俗众,不敢反对主流的懦弱遁词。

所谓的「中立」说词,很多时候是可以一点也不公正,一点也不公平,一点也不中立。因为在大是大非的课题上表示自己中立,等于没有原则。在霸权暴力面前表示自己「中立」,拒绝反对,不想反抗,不愿表态,无疑是同流合污。所谓沉默的帮凶,就是此理。

如果有人大喊种族主义口号,认为某种肤色的人不算是一个完整的人,就如百年前的美国认为黑人只是5分之3的人,不是全人,如果有人说他对这种观点立场中立,这是甚么意思?

如果有人说女性比男性愚笨,不能理性思考,非常情绪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所以女性不能像男性一样拥有政治投票权。如果有人说他「立场中立,没有意见」,这是甚么意思

有人在国会拿女性来开色情玩笑,自以为有趣,你会说「对这种事,我立场中立吗?」

一般思维健全的现代人在种族主义、性别主义面前,是不敢说自己立场中立的,因为这种「中立」根本就是站在霸权一方,是假的中立。可偏偏在文化程度不高的社会里,许多人在触及同性恋课题时,害怕成为霸权批评的对像,迫不及待地说自己立场中立,以为如此一来就是公平。

8月回国演讲,很多人告诉我当有人问及他们有关同性恋的立场时,他们就说自己立场中立。当社会主流歧视同性恋,以为同性恋变态不正常,甚至罪大恶极,导致许多同性恋不得不隐瞒身份、压抑自己、甚至伪装同性恋,有时还因社会与家庭压力而躲进异性恋的婚姻里自欺欺人,面对这种不公,怎么可能说自己「立场中立」?这种「中立」莫名其妙,充其量只是恐惧表态的懦弱表现与遁词。

在不能具体说出同性恋有甚么问题的情况之下,同性恋是否变态、是否不正常、是否罪大恶极,还不明显?怎么可能在别人诉诸宗教歧视同性恋,说自己「立场中立」?有人诉诸宗教关闭养猪场,或鞭打喝酒女性,你会说自己「立场中立」吗?

如果有人说他对同性恋无知,因此暂无结论,这还说得过去。但无知不等于中立,不懂不等于中立。

这几年来在国内推动同志运动,有时我反而更「尊重」一些反对的人。因为他们表明自己的立场就是反对,纵使反对理由贫血无知,但至少「真诚无知」。

但自诩开明、强调人权、主张公正的评论人,因为恐惧主流、自知反对理由不足但又不敢表态支持,那种冷漠与犬儒,却又以「中立」装饰,更加令人讨厌!每次听这一类的评论人在骂国阵政府霸权,骂马华懦弱不敢得罪巫统,我总觉得十分好笑。比如自诩独立的〈独立新闻在线〉在我于2007年公开批评他们之后,从此封杀我从事同志运动的新闻,只字不提不报导,虽然这是一个有关社会公义的运动。一家小小网络媒体就已学会封杀自己不爽的人,做大了还得了?自诩独立却始终不能独立于偏见和小气,你会奇怪他们凭甚么原则骂〈星洲日报〉霸权,揶揄〈星洲日报〉「正义至上」?

Share/Bookmark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