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闺女

我相信民主、自由和平等。
总有一天会实现。
“You may say that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 I hope someday you'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be as one ."

Saturday, 7 November 2009

双溪毛糯麻风病院

因为,维新的一篇blog,让我很想回到双溪毛糯麻风病院。
记得那一个承诺,我会回去看他的承诺。
可是,电话号码我弄丢了,
他说下次来之前,要先打个电话给他,好让他准备准备。
忘了老伯叫什么名,只记得他家的blackie.
听着他的叙述,也许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也许我也不是第一个给他承诺的人。
老人家的回忆带我们回到他的过去。
泛泪的眼光,思乡的情怀。
小孩在进入麻疯院后,再也不曾离开。
在这里长大,父母却不在身边。
在这里他们结婚生子,但却不能看着孩子长大。
老伯打趣的说,不久就可以到山上和老朋友相聚。
这里是老人们的家园,是他们永远的依靠。
但是,
东院被摘除,一段集体回忆的破灭。
寻着我在那里吃了一顿丰富的午餐,
寻着我在那里感受到失去已久的人情味,
寻着这份感动,
我希望很快就可以再回去,
实现我的承诺。

Share/Bookmark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